欢迎来到缅甸在线!访客1Ctfb6dw登录
缅甸在线
——是您了解缅甸的最佳窗口
公众号

缅甸独立的取得

1946 ~ 1948

缅甸民族解放运动内部的分裂,是战后缅甸的重大政治事件。它对缅甸独立后的政治发展,也有着长远的影响。

但是,同盟中的民族资产阶级领导人力图削弱缅甸共产党人在民族解放运动中的作用和影响,使缅甸共产党从属于同盟。1946年5月,昂山在同盟最高委员会会议上提出,不准以同盟的名义进行“党的活动”。政党的成员只能以个人或群众组织参加者的名义加入同盟。6月,同盟作出相应的决定。7月,昂山再次强调这一规定。德钦丹东不得不辞去同盟总书记的职务。8月,同盟又禁止同盟的农村支部中共产党的活动。9月,社会党人觉迎当选为同盟总书记。同盟内部已出现了明显的裂痕,领导权已经完全转移到昂山和社会党领导人手中。随着英国对缅甸策略的改变和昂山参加殖民地“行政委员会”,同盟内部的裂痕继续扩大,共产党被开除出同盟。

1946年7月,英国工党政府为了控制缅甸日益动荡的局势,保持英国在缅甸的有利地位,召回了在缅甸人民中声名狼藉的多尔曼.史密斯,委派主张与以昂山为首的反法西斯人民自由同盟合作的英国少将兰斯为缅甸总督。兰斯在1946年8月到仰光后,就与同盟领导人和各右派政党领袖频频接触谈判,于9月27日任命了新的行政委员会。委员会主席由兰斯自任,昂山担任副主席、兼任国防和外交部长。其他成员有:德钦妙(内政部长)、吴巴佩(商业和供应部长)、克伦人曼巴凯(工业和劳工部长)、殖民地政府旧官僚吴顶图(财政和税务部长)、德钦巴盛(运输和邮电部长)和共产党人德钦登佩(农业部长)等。兰斯的这一着果然奏效。10月,参加行政委员会的同盟中的资产阶级领导人亲自批准镇压罢工,逮捕加入共产党的8名工会领导人,其中有全缅工会大会主席德钦巴丁。由于同盟领导人转到反对和镇压工人的一边,席卷缅甸的全国性大罢工宣告结束。

昂山等人向英帝国主义妥协和转向镇压工人运动的做法,遭到了缅甸共产党的公开批评。同盟内部的冲突越来越激烈。1946年10月10日,同盟执行委员会通过决议,把缅甸共产党开除出同盟。11月3日,同盟最高委员会批准了这个决议。在此之前,缅甸共产党的代表德钦登佩在10月22日退出了行政委员会。

缅甸共产党离开同盟后,代表城乡小资产阶级的政党缅甸社会党在联盟内的作用和地位得到了加强。1946年12月,缅甸社会党召开第一次代表大会,通过党的总书记吴巴瑞在会上所作的《缅甸社会党指南》的报告。同盟中最有影响的领导人是昂山。昂山主张在西方的资本主义和马克思主义的社会主义之间走中间道路、推崇佛教哲学和在缅甸实行一党制。他在1945年8月29日的“东方一西方协会”召开的会议上曾说:“虽然共产主义的计划经济使我们十分感动,但我们还是强烈地反对共产主义”。同时,他又对资本主义表示强烈的不满。昂山很重视缅甸的民族问题。他承认民族平等的原则。他批评掸邦的封建行政制度已经过时了,但是,他认为这个问题要由掸邦人民自己来决定。他说,“山区人民可以有任何他们认为好的方式管理他们自己的地区,缅族人不会干预他们的内部行政事务”。可见,昂山在原则上承认了民族自决。他的关于民族问题的思想对同盟民族政策的制定有很大的影响。1946年11月4日,同盟通过了对少数民族聚居的“边区”的政策。它的基本点是“根据居住在整个缅甸的所有民族的自愿同意,建立缅甸联邦或联盟,寻求同边区人民的和睦”。“按照我们的政策,各邦将拥有他们需要的自治权,以控制和管理内部事务”。

从1946年11月到12月,昂山访问了克钦邦、掸邦和钦人居住的地区。12月,他又到克伦人集中的丹那沙林地区。1947年2月初昂山从伦敦回国。从2月9日到12日,同盟领袖(包括昂山)、掸邦土司、钦族和克钦族及英国政府的代表,在掸邦的彬龙镇举行了具有历史意义的代表会议,通过了著名的《彬龙协定》。《协定》宣称,“掸族人、克钦族人、钦族人如果立即与过渡性的缅甸政府合作,就很快获得自由”。《协定》规定成立山区联合最高委员会。根据最高委员会的推荐,“边区”应有一名代表参加行政委员会。这样,“边区’’与缅族人聚居的地区在国家关系上就达到了统一。同时,《彬龙协定》还强调各少数民族的自由权。这样,《彬龙协定》就为未来的缅甸联邦奠定了第一块基石。但是,以克伦民族联盟的领袖为首的克伦人上层人士拒绝参加彬龙会议。

1947年1月,昂山接受英国首相艾德礼的邀请,率领缅甸代表团赴伦敦,与英国政府就缅甸独立问题进行了半个月的谈判,于1月27日签订了昂山---艾德礼协定。在这个协定中,英国政府作了一些让步,在形式上承认了缅甸有完全独立的权利,承认山区少数民族在“自由同意”的基础上与缅甸本部统一的可能性,同意把拟于1947年4月举行的选举改为制宪会议选举。但是,“协议”没有规定让缅甸独立的具体时间,行政委员会仍然被认为是缅甸的临时政府,总督和行政委员会的关系没有变更,英国军队仍然留在缅甸。

这样,“昂山一艾德礼协定”就在缅甸引起一场轩然大波,遭到来自国内左、右两个方面的批评和反对。右派代表吴素、巴莫、德钦巴盛等,为了搞垮昂山和同盟,把协定说成是比1945年英国政府白皮书更坏的东西。左派代表缅甸共产党也强烈地反对这个协定,认为这是向帝国主义投降。人民志愿军中也有不少人强烈反对昂山的妥协立场。当代表团在英国谈判时期,罢工、罢课的浪潮再次席卷全国,要求建立民族主义的过渡政府,选举产生制宪会议,实现缅甸的完全独立。2月间,在彬文那、央未申、瑞因、敏养等地出现了武装骚动。但是,缅甸共产党表现得相当克制。1947年2月27日,缅甸共产党发表声明说,“尽管我们在许多问题上与同盟有分歧,但我们决心避免与同盟发生冲突,以结束内部冲突。因为冲突只会对帝国主义者有利”。

在缅甸人民群众爱国反英浪潮的推动下,昂山有所转变,同盟也提出了许多激进的口号,开始和共产党有所接近。在1947年4月举行的制宪会议选举中,同盟获得了173席,缅共获得7席,独立派人士获得2席,克伦人获得24席,其他2席。同盟以绝大多数的选票获胜,组成以昂山为首的临时政府。昂山在制宪会议上谈到,“争取以非暴力的方式取得独立。当这一方式不能凑效时,该打就打”。

1947年5月19日至23日,昂山主持召开了反法西斯人民自由同盟代表会议。会议讨论并表示赞同以德钦妙为首的专门委员会起草的缅甸新宪法草案。代表会议通过的决议表示“宣布缅甸为独立自由的共和国一一缅甸联邦的坚定、庄严的决心”。6月16日,缅甸制宪会议一致通过了《关于缅甸独立的决议》。昂山在7月中旬再次发表声明说,“除了完全独立,缅甸不同意任何东西”。

1947年7月19日上午10时左右,昂山正在他的办公室里和部长们开会,一群身穿军装的暴徒冲进办公室,用冲锋枪向与会者疯狂扫射,当场打死了正在开会的昂山、德钦妙、吴巴温、曼巴凯(克伦人领袖)、吴巴乔(缅甸费边派领袖),孟崩土司(掸族代表)在受伤后不久也死去。事后查明,这起谋杀案是右派政客吴素蓄谋已久的阴谋。凶手和幕后策划者吴素很快被缉捕归案,处以绞刑。

昂山是缅甸杰出的爱国主义者。他主要不是具有独创性的政治哲学家和思想家,而是一个务实的政治活动家。他牺牲时年仅32岁。昂山在他短暂的一生中虽然也走过弯路,但他始终不渝地为缅甸的独立而奋斗,在缅甸人民中建立了巨大的威望。他致力于调整缅甸各民族的关系,因此受到少数民族人士的信任。昂山之死使缅甸人民感到极为悲愤。7月20日,反法西斯人民自由同盟为昂山和其他被害者举行了隆重的葬礼。大约10万群众参加了送葬行列。缅甸人民怀着更大的义愤,更加勇敢、更加坚定地为缅甸的独立而奋斗。

7•19事件激起了缅甸人民的极大愤慨和爱国主义热情的空前高涨,促使一切爱国力量团结起来,一致要求尽快结束英帝国主义的统治,实现缅甸的独立。面临这一新情况,英国工党政府被迫作出决定性的让步。

1947年7月20日,英国总督兰斯请德钦努(吴努)组织并主持新的行政委员会。7月21日,以吴努为主席的行政委员会成立,成员有吴觉迎、吴顶图、波力耶、德钦丁、吴妙和掸邦土司藻昆卓等。

吴努在许多方面不同于昂山。他生于1907年,比昂山年长8岁。他20岁在仰光缅玛高等国民学校读书,1929年在仰光大学获得文学士学位。1934年再入仰大,攻法律,在仰大结识昂山。战前他参加了“我缅人协会”,并成为领导人之一。日本占领时期,他虽然也知道,但没有参加同盟领导的抗日活动。他没有昂山那样高的威望,与缅甸国民军也谈不上有多少关系。在思想上他十分重视佛教,并不象昂山那样虽然重视佛教哲学,却明确政治和宗教的界限,把宗教称作私人的事情。在民族问题上,他更强调缅甸各民族的统一性,而较为忽视其差异性和各自的民族权利。出于他的佛教人性论的哲学观,他认为缅甸各民族之间的团结是自然的,因为他们是“这片土地上的儿子和儿女”。“缅甸居民,包括掸、克伦、克钦、钦、克耶、孟、阿拉干各族,从摇篮到坟墓,生活在同一块土地上。我们是一间房子里的亲人”。他强调“缅甸应有一部统一的宪法。我要求领导人(无论他们是克伦人、掸人、钦人、克钦人、克耶人、孟人、若开人)要有必要的素质,来执行宪法”。“解决少数民族问题在于联系各民族的纽带,而不是瓦解联邦,建立各自的邦’’。

在同盟中两位最重要的领导人昂山和德钦妙遇难后,吴努就成了同盟中的头号人物。根据兰斯的任命,吴努在7月20日出任缅甸行政委员会主席和制宪会议主席。

1947年7月24日,英国首相艾德礼说,英缅之间已就涉及“在缅甸移交政权”和“未来英缅关系”等问题进行谈判。在移交政权前,英国政府同意把行政委员会变为缅甸临时政府,行政委员会的首脑为内阁总理。1947年8月2日,缅甸临时政府成立,吴努为总理,波力耶出任副总理兼国防部长,吴顶图为外交部长.内务部长是社会党领袖吴觉迎。同盟和社会党领袖获得内阁中的大多数部长的职务。

从1947年8月到10月,缅甸临时政府同英国政府就移交权力和未来英缅关系等问题在仰光和伦敦进行了多次谈判。在缅英谈判时期,缅甸制宪会议于9月24日一致通过了《缅甸联邦宪法》。

《缅甸联邦宪法》是缅甸人民长期争取民族独立斗争所取得的结果。这部宪法在形式上参考和吸收了世界上其他一些国家的宪法的规定和提法。宪法规定总统为名义上的国家元首,由两院选举产生,任期5年,这本源于法国宪法;有关联邦制的规定,参考了美国宪法;设立民族院的规定,与苏联宪法有相似之处。宪法的法律原则和司法程序,则是英国式的。宪法有缅、英两种文字的文本。

1947年11月上旬,英国国会以288票对228票,通过了《缅甸独立法案》,批准《英缅条约》。《法案》承认缅甸为英帝国范围之外的一个独立的主权国家,《法案》于12月10日生效。1948年1月1日,缅甸临时国会以压倒多数通过《英缅条约》。

在关于缅甸独立的英缅谈判中,缅甸民族资产阶级政府和英国政府都作了一些让步。《英缅条约》正是双方妥协的产物。英国方面虽然仍然保持了在缅甸经济上和军事上的利益和影响,毕竟不得不承认了缅甸的完全独立,而缅甸民族资产阶级政府虽然作出了妥协和让步,但毕竟取得了缅甸人民为之而长期奋斗的目标---独立。

条约得到了反法西斯人民自由同盟的赞同,吴努声称,英缅条约“体现了能够实现缅甸人民愿望的充分权利’’。缅甸共产党认为,《英缅条约》没有能够使缅甸摆脱帝国主义的控制,实现真正的独立。因此,它发动了反对《英缅条约》的运动。1947年11月17日,吴努宣布同盟与缅甸共产党关于团结的谈判破裂。缅共中央总书记德钦丹东则发表声明说,英缅条约没有给予缅甸独立足够的保障,帝国主义的代理人企图使缅甸无论在军事方面还是在经济方面,都继续处于帝国主义的统治之下。缅甸政府与缅甸共产党在独立条件问题上的重大分歧,使得双方关系完全破裂,并且是导致缅甸独立后内战的一个重要原因。

宣布缅甸独立和移交政权的仪式由于所选时日不吉祥而一再改期,最后定在1948年1月4日,宣布独立的时间是凌晨4时20分。

1948年1月4日凌晨,曙光降临在仰光,瑞大光宝塔沐浴在晨曦中,人们成群结队前往瑞大光宝塔对面的广场上,参加隆重的独立仪式,向全世界庄重宣告缅甸的独立。

缅甸的独立,结束了英帝国主义对缅甸长期的殖民统治,实现了缅甸人民几十年来为之而奋斗的一个基本目标,为缅甸民族的发展开辟了一条新的道路。同时,新生的缅甸又面临重重经济困难和政治矛盾。缅甸历史在这充满希望而又面临困难和新的冲突的情况下,揭开了新的一页。

|6
我要评论
共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