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缅甸在线!访客WArWnVwr登录
缅甸在线
——是您了解缅甸的最佳窗口
公众号

英国企图恢复殖民统治

1944 ~ 1946

到1944年初,缅甸人民的抗日、反日斗争,已经较为广泛地开展起来。但是,由于缺乏统一的组织和领导,也由于各抗日力量之间的观点分歧,抗日运动的规模不大,组织松散,力量较弱。各抗日组织按各自的方针行事,缺乏经常的联系和有效的合作,不利于对付力量强大的日本侵略者。缅甸抗日斗争的形势,迫切需要把各种抗日力量联合起来,建立一个有各抗日阶级、阶层参加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

建立抗日统一战线的工作,是由缅甸共产党人发起的。1944年2月,缅共代表与青年军人抵抗小组进行首次接触。会议虽然没有产生直接的结果,但双方同意建立经常的联系,就共同的政治问题进行讨论。在青年军人抵抗小组的推动下,昂山在1944年6月派代表与缅共领导人德钦梭会晤,双方同意:日本是缅甸人民的主要敌人,双方的最终目标是实现缅甸独立。7月,人民革命党的领导人巴瑞、觉迎、德钦漆等由昂季、貌貌陪同,在三角洲地区共产党的根据地德达耶镇会见了德钦梭,讨论了联合抗日问题。

1944年8月,德钦梭亲自来到仰光,与昂山等人会谈,并化装成国民军上尉,在一些官兵中做工作。经过各方面的努力,由德钦梭和昂山发起成立一个团结抗日的组织。1944年8月到9月间,各派抵抗力量领导人在吴努家举行会议,决定成立“反法西斯人民同盟’’(在1945年3月改称“反法西斯人民自由同盟”),由昂山担任最高领导人,德钦丹东任总书记,德钦梭为政治领导人。参加同盟的主要领导人有:国民军领导人昂山、奈温、波力耶,缅甸人民革命党领导人觉迎、巴瑞、德钦妙和德钦漆,缅共领导人德钦丹东、德钦梭和德钦巴欣。与会代表一致通过了题为《驱逐日本法西斯强盗》的《声明》。

缅甸反法西斯人民同盟的建立,是缅甸抗日民族解放运动发展的里程碑。在同盟的领导下,各抗日力量加强了团结,抗日队伍迅速扩大,缅甸人民的抗日运动很快出现了高潮。

同盟建立后,德钦登佩被承认为同盟在国外的代表。为了消除英国与缅甸反法西斯人民同盟之间的不信任感,在反对日本法西斯斗争中建立较为密切的合作,登佩在1944年9月写了《为实现英国与缅甸人民之间的更好的谅解和更多的合作》一文。他在文中说:“缅甸全体国民的愿望是缅甸的完全独立,换句话说,我们的人民有机会通过建立在真正民主的基础上实现完全的自治政府。我们的目的是消灭地主制度,取消农民债务,以现有的反法西斯武装力量为基础建立国民军,对全国性的工业、矿业、商业和银行实行国有化”。

登佩在这篇文章中还提出了“用和平的方法”解决英国同缅甸人民之间的冲突。

登佩曾把这篇文章送给丹东、梭、昂山等人,此文还在“同盟”内部散发。文章的思想观点被“同盟”的许多人所接受。同年,英国设在印度的136部队提出在印度训练缅甸的志愿人员,以配合盟军反攻。从1944年10月到12月,有40人被从缅甸派往印度,接受跳伞、爆破和无线电收发训练。1944年底,受训人员在勃固附近建立了无线电站。“反法西斯人民同盟”与它在国外的代表及英国136部队之间,从此就建立了无线电联系。

在缅甸国内,反法西斯同盟建立后,德钦梭曾多次会见缅甸国民军和人民革命党的领导人。他们之间的讨论巩固了同盟的团结,加强了彼此之间的合作。1944年8月,昂山提出邀请一批共产党员到军队中担任政治委员。德钦梭接受了这一建议,并派出了干部。8月底,昂山把政治委员召到仰光,赞扬了他们为把国民军建成一支强大的、有政治觉悟的反法西斯武装部队而作出的努力,强调抗日起义的成功,有赖于军队的坚强团结和抵抗运动广泛的群众基础。

缅甸国民军与“东亚青年联盟”(1944年改为“全缅青年联盟”)建立了密切的关系。全缅青年联盟逐渐成为一个抗日的组织(后来加入同盟),一些成员帮助军队散发物资,一些成员参加了军训。

由于同盟的积极活动,到1944年底,上缅甸的曼德勒地区、下缅甸的伊洛瓦底、勃固、阿拉干地区,都建立了组织良好的抗日力量。同盟还努力改善缅族人与克伦人之间的关系。在英国统治时期,缅族人和克伦人之间形成了较深的隔阂。1942年3月,当缅甸独立军进入克伦人地区时,双方又发生冲突,造成许多人死亡。事后昂山和德钦丹东专门前往克伦人地区,做民族和解工作,取得一些成效。1944年6月,德钦梭以缅甸共产党的名义,发表了《克伦人、缅人团结起来:致克伦兄弟》的声明,指出“缅甸的一切社会集团和少数民族应终止相互争执,团结起来,反对共同的敌人日本法西斯,消灭散布民族仇恨的法西斯和他们的走狗。”这一声明后来成为缅甸共产党和反法西斯人民同盟的民族政策的基础。同盟成立后,加强同克伦人抗日组织的联系。1944年10月,在缅甸国民军中建立了克伦营。到1944年底,克伦人地区游击队的人数多达1.5万人。有影响的“克伦青年组织”和“克伦中央组织”中以苏巴莫为首的一些人,都支持同盟。

同盟与其它主要少数民族的联系也有所增强。1944年底,在缅甸国民军中建立了一个掸人连队。同盟与一些克钦人领袖也建立了联系。

到1945年5月,同盟已发展成为缅甸最强大的政治组织,缅甸几乎所有的政党(他们中有费边联盟、缅甸作家协会、教师协会、妇女联盟、全缅青年联盟、僧伽协会、克伦中央组织、掸人协会等)都加入了同盟。同盟成员达20万人。同盟掌握的爱国武装力量,有1万多人。

1944年8月“反法西斯人民同盟”的建立,为缅甸人民抗日斗争在更大规模上展开和缅甸国民军武装反抗日本侵略军在政治,上和组织上作了准备,而1944年以来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转入全面反攻和东南亚战场上盟军的反攻,为缅甸人民的抗日斗争提供了有利的国际环境。正是在这种空前有利的内外条件下,缅甸国民军在“同盟”的领导下,发动了抗日武装起义。

1943年8月,英美首脑在加拿大的魁北克召开的秘密会议,已讨论了在缅甸发动反攻的问题。1944年2月,英军在阿拉干沿海发起反攻。美国将军史迪威指挥的以中国驻印军为主的盟军,也沿着雷多公路节节向东推进。

为了摆脱困境,日军在1944年3月出动10万人马,从缅甸大举进攻曼尼坡,开始曾一度得手,在4月间占领了印法尔和科希马。但是,盟军在5月就夺回科希马和印法尔。日军节节败退,损兵折将,退回缅甸,丧师3万多人。此后,在缅日军完全陷于被动挨打的困境中。1944年9月,第二次魁北克会议决定盟军在1944-1945年冬季发动缅甸战役,从北部(掸邦和克钦邦)、中部(那伽山区和上钦敦地区)和西部(阿拉干)分三路攻入缅甸。北部战区的盟军于1944年12月攻占缅北重镇八莫。阿拉干战区的英军在当地军民发动起义的配合下,在1945年2月占领阿拉干全境。中部战区英国史利姆将军指挥的14军,也节节向前推进。

在盟军向缅甸大举反攻时,同盟抓紧了武装起义的准备工作。1945年2月,缅甸共产党在仰光召开会议。会前他们收到登佩的文章:《全面消灭日本法西斯:从日本统治下解放出来的行动纲领》。该文指出:1.党应与同盟完全合作,进行成功的反日起义。2.一支强大的军队是今后缅甸独立能和平实现的保证。3.在打败日本后,缅共应采取合法政治斗争的形式。会议在德钦丹东的主持下召开,主要讨论武装起义的问题。德钦梭未能出席会议。

1945年3月1日到3月3日,同盟举行了秘密会议,讨论武装起义问题。参加会议的有缅共代表3人,人民革命党代表4人缅甸国民军高级军官4人。会议的头一天,决定把“反法西斯人民同盟”改为“反法西斯人民自由同盟”,以表明同盟的目的不仅在于反对法西斯,而且在于争取缅甸人民的独立和自由。会议明确地拒绝了136部队指挥官提出的将同盟作为东南亚战区的一个组织而置于136部队直接控制下的要求,提出同盟将在平等的基础上与盟军在政治上和军事上进行合作。而且,不论盟军是否提供援助,同盟都将在全国范围内发动起义。

根据昂山的提议,同盟最高会议由3人扩大为9人,他们是:昂山、奈温、波力耶、德钦梭、德钦丹东、德钦丁妙、巴瑞、觉迎、德钦漆。常委3人:昂山(负责军事)、梭(政治)和丹东(负责“同盟”同英方的关系)。

1945年3月2日,会议发布了武装起义第一号命令,次日讨论了起义的组织准备工作。起义前国民军的总兵力为11480人,由8个步兵营、2个工程兵营、2个防空营组成。此外,还有仰光卫戍部队、信号兵、运输部队、海军、明加拉登军事学校学生。国民军大部分集中在下缅甸,在上缅甸一共有3个营。

在曼德勒的国民军指挥官巴顿少校是缅甸共产党党员,军人、抵抗集团中的高级领导人。他参加了1945年3月1日召开的会议,由于情况紧急,于3月2日离开仰光。3月8日,巴顿率部在曼德勒发动起义。他号召“同志们,向前,向前。以长征2万5千里的中国红军为榜样,克服困难,打击敌人”。为了迷惑日军,他们发表声明,攻击昂山和巴莫是日本的傀儡。巴顿的部队在曼德勒、实阶、阿摩罗补罗等地对日作战,打死打伤日军470人。3月底,他们转入掸邦作战。巴顿起义有力地支持了正在向缅甸中部推进的英军。3月21日,英军第14军占领仁安羌。

在仰光,在1945年3月1-3日会议后,昂山向驻缅日军提出把武器发给国民军,并把国民军送往前线。这一要求得到国民军中的日军少将顾问的同意。

1945年3月17日,国民军离开仰光。3月23日,昂山在达雅(在敏巫地区)建立司令部,获悉勃固的日军已怀疑并包围当地国民军,决定把起义日期从原定的4月2日提前到3月27日。

1945年3月27日,缅甸国民军在昂山的指挥下,发动武装起义。其时英军正急于在缅甸雨季到来之前占领仰光。国民军在这时起义,显然对盟军十分有利。盟军东南亚战区司令蒙巴顿将军出于军事上的考虑,建议伦敦英国政府支持起义。但是,直到4月30日,英国政府才批准了支持缅甸国民军起义。英国向国民军提供军事物资实际上是很有限的,仅相当于他们向克伦人提供的武器的四分之一,比国民军在战场上夺得的枪支少1700支。

缅甸国民军起义,立即牵制了南下增援仰光的日军。起义军在战术上避免与军事上占优势的日本大部队正面作战,在人民群众的支持下,利用熟悉环境的有利条件,炸毁桥梁,破坏交通,歼击小股日军。4月28日,日军撤出仰光。国民军600人于5月1日解放仰光。英军在两天后才进入仰光。国民军大部分集中在勃固山区,配合盟军作战,并使日军在三角洲的交通线完全瘫痪。

到1945年5月,日本在缅甸的统治实际上已经崩溃。缅甸仁安羌以北地区,已被中、英、美军队解放;南部的仰光等城市,也被缅军和英军占领。仅在锡唐河流域,还有大股日军。1945年7—8月间,国民军参加了在锡唐河流域对日作战,独自消灭日军官兵约3200人。据缅甸方面的统计数字,从3月27日到8月12日,缅甸国民军与日军作战872次,打死日军12084人,打伤4776人,俘虏330人。国民军仅死355人,伤194人。

在盟军全面反攻的有利形势下,缅甸人民发动抗日武装起义,与盟军一起,摧毁了日本在缅甸的统治,并且在这一斗争中发展和壮大了自己的力量,这是缅甸民族解放运动中具有重大历史意义的事件,它对于战后缅甸人民争取独立的斗争,起了重要的作用。

早在1942年8月7日,在印度西姆拉的缅甸流亡政府总督多尔曼.史密斯就向英国战时内阁提出:在英国战胜日本重返缅甸后,实行5-7年的直接统治。在此期间,总督将通过咨询机构征求缅甸人的意见。英国战时内阁批准了这一计划。1943年,英国议员成立了“缅甸政策委员会”,由7名保守党议员组成。1944年7月,“缅甸政策委员会“发表题为《缅甸蓝图》的报告,主张战后英国在缅甸实施6年的直接统治。在此期间,统治权力属于总督。但是,《缅甸蓝图》也提出了“尽可能减少非耕作者的土地占有和齐智人高利贷者的活动”等建议。因此,这个报告没有获得议会的批准。丘吉尔坚决拒绝发表关于战后缅甸地位的声明。

1945年5月17日,英国保守党政府公布了关于缅甸问题的白皮书。这份白皮书实际上是西姆拉流亡政府提出的战后英国在缅甸的计划的翻版。《白皮书》的主要内容是:战争打断了在缅甸实现自治政府的进程,恢复缅甸的经济生活和社会生产必须首先恢复战前的政治制度,因此,根据1935年缅甸政府组织法第139条,把总督的完全权力延长为3年,以恢复秩序,实现经济的复兴。在这3年中,一切政治问题必须完全由总督决定。总督任命的、由缅甸人参加的行政委员会只是“协助”总督行使权力的咨询机关,山地少数民族仍由总督直接统治。3年以后,才恢复殖民地议会,为“自治”打下基础。它的最后目标是在英帝国范围内的完全自治二届时各少数民族地区是否加入缅甸,还要根据“当地人民”的愿望来决定。

英国政府关于缅甸前途的《白皮书》,实际上是要把缅甸拉回到20年代的殖民统治。《白皮书》在英国也受到一些工党议员和有识之士的抨击。他们担心《白皮书》将引起缅甸人民的反抗浪潮。但是,英国议会还是通过了《白皮书》。

《白皮书》激起了缅甸人民的极大愤慨。1945年5月25日,反法西斯人民自由同盟发表声明,拒绝英国政府的白皮书,指出缅甸人民的民族情绪已经高涨,要恢复1941年前的那种统治制度已成为不可能,只有独立才能满足缅甸人民的愿望。昂山指出,“我们要恢复缅甸人民的缅甸,而不是英国人的缅甸”。但是,同盟是一个由不同的政党和社会组织组成的统一战线,成分较为复杂,在对英斗争的策略方面,不可避免地存在着各种分歧。

缅甸共产党当时大约有6000名党员,是同盟中最有组织的力量,在同盟领导机关中也有着重要的作用。1945年5月,缅甸共产党获得了合法地位。7月,缅甸共产党举行第二次代表大会。出席大会的代表约120人。德钦丹东在会上作了政治报告,从印度回来的德钦登佩当选为总书记。德钦梭作了总结报告。当时德钦登佩在党内具有不小的影响。他的基本指导思想是坚持同盟军合作。大会通过的决议肯定了和平发展及与英国当局合作的路线,提出通过和平的方式,实现缅甸的完全独立。

人民革命党在群众中也有一定的影响,特别是党的领袖德钦妙,在农民群众中有很高的威望。但是,人民革命党基本上是一个小资产阶级政党。1945年9月1日,它改名为社会党。社会党主要领导人是德钦妙、巴瑞和觉迎。

缅甸国民军当时有l万多人。英帝国主义把缅甸国民军看作是恢复殖民统治的最大障碍。1945年5月,英军制定了分阶段逐步限制和取消缅甸国民军的计划。1945年7月23日,缅甸国民军改名为“缅甸爱国力量”。

战后初期,反法西斯人民自由同盟中的3个最主要的派别即缅甸共产党、人民革命党(后为社会党)和以昂山为首的缅甸国民军(爱国武装力量),在拒绝英国政府的白皮书、通过和平方式争取缅甸独立这些基本点上,立场基本上是一致的。因此,同盟保持着团结和统一,作为反对英国恢复殖民统治斗争的领导力量,发挥着重要作用。1945年8月16日到18日,同盟召开最高委员会会议。8月19日,通过了著名的《尼杜迎宣言》,(因决议是在仰光“尼杜迎”戏院通过,故名“尼杜迎”,缅语意为“大光明”)。《宣言》声称,反法西斯战士和一切愿意参加缅甸重建的人们,“应当立即建立临时政府”,这个政府应该是“能充分代表国内民主舆论的民族政府”,它在经济、财政、国防、国内安全、对外政策等问题上,应享有全权。《宣言》还提出,要结束英国的军事统治,建立包括各族成员的新的缅甸军队,继续加强民族团结。

但是,同盟根据通过同英国政府谈判争取独立的和平方针,对英帝国主义作出了重大的让步。1945年9月上旬,同盟派出一个11人组成的代表团到锡兰康提,同东南亚战区盟军最高司令蒙巴顿进行谈判,同意交出武器,把一部分缅甸爱国力量编入英军司令部辖下的缅甸正规军,并让抗日官兵大量复员。缅甸方面由昂山和德钦丹东在这一协议书上签字。

康提协定签订后,只有一部分缅军官兵编入正规军,大部分实际上被遣散。他们又组成了由昂山领导的人民志愿军组织,在此后几年的缅甸政治生活中起着重要作用。

在解除缅甸爱国军民的武装后,英国在缅甸的军事当局在1945年10月把全部政权移交给从印度西姆拉返回缅甸的英国总督多尔曼.史密斯。10月17日,总督发表就职演说,宣称“争取缅甸自由的战斗已经结束了”。他将在缅甸实施英国政府《白皮书》提出的重建殖民统治的计划。11月初,史密斯任命了一个没有反法西斯人民自由同盟成员参加的行政委员会。这个委员会由3个英国人、5个亲英政客和3个少数民族上层人士组成,是一个没有群众基础的傀儡机构。

同盟继续用和平方式进行斗争。11月18日,同盟在仰光瑞大光宝塔前举行空前规模的群众大会,请求英国政府解散不代表缅甸民意的行政委员会。1946年1月21日到22日,同盟在仰光召开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约有2000名代表参加了大会。大会通过的决议宣布,同盟的目的是实现缅甸的完全独立,而不是取得自治领地位,要求现政府辞职,建立临时政府,在普选的基础上召开制宪会议。

同盟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的决议,获得了缅甸人民的拥护和支持。在大会决议精神的鼓舞下,缅甸人民争取民族独立的斗争更大规模地开展起来。

缅甸共产党在组织和领导工农运动方面,起了巨大的作用。这是当时缅甸其他组织和政党无法与之相比的。早在1945年6月,缅甸工会大会就已经恢复,主席是共产党人德钦巴欣。1946年1月,又重建了全缅农民组织,由德钦丹东任主席。1946年初,几乎一切有组织的工农运动都是由共产党人领导的。1946年1月,在英资斯蒂尔兄弟公司的企业中爆发了战后缅甸第一次大罢工。2月,仰光码头工人举行罢工。罢工得到伊洛瓦底江轮船公司工人的声援。3月,全缅农民组织在兴实达召开代表会议,代表们要求政府帮助农民,控制价格,防止剥夺农民的土地,由政府赎回不在乡村的地主的土地,并将这些土地分配给无地的农民。

在缅甸人民反英斗争首先是工人农民运动不断趋于高涨的形势下,1946年5月16日召开了同盟最高委员会第二次会议。昂山在会上高度评价了缅甸人民的斗争,说“这可能是普遍的、群众性的公民不服从运动。这可能导致成立平行的政府”。他表示,同盟要争取缅甸的完全独立,不要不列颠帝国主义体系中的任何地位。他还指出:“鉴于我们国内发生的各种情况,现在我们感到,只利用合法手段可能本来就不会达到我们的目的。必要时我们也应准备通过非法斗争来争取我们的自由”。

从1946年5月起,英国开始对缅甸民族解放运动进行公开镇压,把许多反英斗争的参加者投入监狱。但是,缅甸人民并没有被吓倒,他们继续开展大规模的斗争。5月8日,仰光5万群众集会。大会通过的决议坚持要求独立。7月26日,缅甸人民发起“反政府镇压斗争日”,仰光数万人举行了示威游行。1946年9月,又爆发了全国规模的政治大罢工和大罢课。工人、职员、学生,甚至警察,都参加了示威游行。示威者高呼“我们要完全独立”,“撤出英国占领军”等口号。罢工、游行、示威波及到缅甸各地,使得行政管理系统和社会经济生活陷于瘫痪。

缅甸人民争取独立运动不断高涨,使得多尔曼.史密斯顽固推行的恢复英国在缅甸的全面殖民统治的政策遭到彻底破产。英国统治集团不得不考虑调整对缅甸的政策,成立由同盟领导成员参加的“行政委员会”。战后缅甸人民争取独立的斗争,在1946年9月以后,也就进入了一个新的阶段。

 

 

|3
我要评论
共有条评论